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扰则忧 > 正文

不离没准备的婚

时间:2021-10-06来源:声韵凄惋网

  挑衅的小三
  
  那姑娘坐在我对面,目光中有一丝不屑。“我们在一起1年多了,是彼此喜欢才在一起的。”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显然没把我放在眼里。其实我早就知道她的存在。半年前就有朋友提醒我,郭帅和一个年轻女孩子交往过密。或者应该说更早一点我就知道—凭着女人的直觉。
  
  我迟迟没把这个事情揭穿,是缘自我当初的处境。去年我生了一场大病,因此工作也有些动荡,儿子又面临中考。那时,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面对婚姻的变故。但现在我不得不去面对这件事,不是因为我身体恢复了,或工作稳定了,更不是因为儿子已经成功度过了中考,而是—前两天,他们在肯德基约会,被儿子撞上了。我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处理时,这姑娘就主动找上门来对我说,她怀孕了。“你多大啦?”我问她。“23岁。”她回答我。23岁那年,我在做什么呢?对,就是在那一年我嫁给了郭帅,紧接着第二年生下了儿子。那时候的我也像她一样,眼大肤白,娇艳欲滴吧。
  
  见我一直没说话,姑娘开口了:“嗯,你有40多岁了吧,刚才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是该叫你姐姐还是阿姨?”她目光中带着一丝挑衅,想用年龄来攻击我,却不懂得:岁月除了让人衰老,还能给予人处事不惊的理智与底气。
  
  我平静地对那个姑娘说:“猜得没错,我就快40了。不过,你不必称呼我,我们不是朋友。还有,怀孕是你的事,和我无关。”她开始有些慌乱,“这孩子可是郭帅的。”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不免生出了几分嘲讽,不过是一个低段位的小三,想以肚子里的孩子作为砝码上位,简直幼稚到可笑。
  
  我冷静答道:“那你应该告诉他而不是我,你问问他愿不愿意为了这个孩子跟你结婚。”姑娘的脸开始发红。“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我站起身来,又告诫她,“以后不要随便给我打电话,我很忙。”
  
  我从她的面前,优雅又从容地离去。
  
  长沙治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冷静的原配
  
  我不怕离婚。一年前,我隐约知晓郭帅的婚外情时,就在为离婚做准备了。我要把离婚的伤害降到最低,最大限度地为自己和儿子争取权益。至于郭帅,如果他有什么损失的话,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我开车到我妈家,一进门就跟她说,“我带了3万元现金,等会儿和你一起办张卡存上。”“你这一年没少给我办卡,”我妈有些警觉,“你不会是想离婚吧?”“你操心好你的生活就行了。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我说。“你这孩子就是太有数了,也让人不放心。”我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跟我妈办好了卡,我去找了我弟。“你放在我那儿的钱我都帮你理财了,需要的话我马上给你拿出来。”我弟说。
  
  这些年我在工作上很拼。虽然收入不错,但是花销也不少。郭帅父母身体不好,轮番住院,花了不少钱。我妈那边呢,我也时常帮衬着。儿子现在高中上的国际班,以后还要出国,都是用钱的事。再加上前两年家里才换了一套复式住宅,所以手头的余钱并不多。我从去年开始感觉到婚姻危机,开始把自己手里的钱一点点转到我妈和弟弟那儿。
  
  郭帅自己开个小公司,时赔时赚的,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家里有多少钱,他也不太过问,因此心中没数。我对我弟说:“那点钱先搁你那儿吧。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你准备投资郭帅公司的那笔钱别投了。”
  
  郭帅的公司前阵子资金紧张,曾经让我弟帮他投资。“怎么了?”弟弟多年在商场打拼,遇事向来波澜不惊。“这人快不是你姐夫了。”我说。我弟沉思片刻问我,“姐,你打定主意离吗?如果我不投这笔钱的话,估计他的公司会陷入窘境。这样一闹,关系可就真僵了。”
  
  “这婚肯定会离的。”我冷静地答道。
  
  离婚谈判
  
  从我弟那边出来后,就接到了郭帅的电话,“我做了饭,你回来吃吧。”自从被儿子撞�奸情后,他很癫痫病太原哪家医院治疗的好是心虚。我知道他并不想离婚。离婚对他来说代价太大了。他离了婚,生意财务都受损失,要重新操心房子操心车子,还要面临社会关系的重组。男人都懒,他们可不想一切重新开始,尤其到了这个年纪。
  
  可事到如今,离不离婚也不由他说了算。回到家,看见郭帅果然做了一桌子菜。他有好几个月没有做过饭了。今天的饭菜品相倒还行,也许是他经常给那个女孩做饭,所以手艺才没有生疏吧。
  
  他邀请我坐下,我就象征性地坐下吃几口意思意思。他往两个高脚杯里都倒了一点红酒,对我说:“明天就是你生日了,提前祝贺一下。正好问问你想要什么礼物。”他忽然要送我生日礼物,这有点可笑。已经有若干年,我没有收到他送我的生日礼物了。
  
  “是真心想送给我礼物吗?”我从包里取出几张纸,递给郭帅,“那就在上面签字吧。”郭帅非常惊讶,“离婚协议书,不是,你还真想离婚呀?”他慢慢压低了声音,“我知道我做得不对,可你总得给我一次改错的机会吧。”“这错怎么改?那女孩的肚子都大了。”我劝他,“离婚也是为了你好,你马上就要再当爹了。”
  
  “小瑜,我知道我错了。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咱们不能离婚。”郭帅说得很恳切,看来他是真的害怕离婚。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会儿离婚,对他太不利了。我冷笑了一下,“那女孩确实长得漂亮,不过也没有别的什么优点了。”“不是,我真没想过要离婚。”郭帅说着车轱辘话,“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怎么可能离婚呢?小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婚外情那点刺激和甜蜜,很快就会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地鸡毛。不过这些,都是他该受到的惩罚。
  
  他的样子有些可怜,但是激不起我的同情。我说:“郭帅,我今天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婚是一定要离的。你是过错方,所以按说你得净身出户。”他目瞪口呆,也许没想到我会如此不留情面。
  
  我并湖北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不想把他逼到绝境上,毕竟他是我儿子的父亲,以后跟孩子免不了有一些来往,再说,把一个人逼急了,事情就不好谈了。我说:“如果我起诉的话,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你是要净身出户的,但你毕竟是果果的父亲。这房子肯定要归我和果果的,车子归你。家里一直花销大,存款是没有多少的,还有几万块钱,我们对半分。你的公司你继续开,我是不会跟你分钱的,这个你放心就是。”
  
  我说得义正辞严,表现得非常镇定。郭帅了解我,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小瑜,我知道我有错,可每个人都难逃中年危机,头脑一热就容易犯错误,就真的不能原谅吗?”“不能原谅。”我一字一句地说。还真好意思说,把人家姑娘肚子都搞大了,还想让我原谅?郭帅沉默了一会儿,说:“儿子怎么办?我们离婚了,对他伤害多大!”他想拿儿子做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对郭帅说:“果果也大了,应该试着接受生活的变故。再说,你平时那么忙,忙着工作,忙着应酬,忙着在外面陪女人,陪孩子的时间很少,你离开对孩子构不成太大打击。”
  
  郭帅沉默良久后,直愣愣地看着我说:“小瑜,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离婚了。”“没有,我本来打算,如果有可能,我们再试试凑合着过下去。可是那姑娘主动找上门来说她怀孕了,我总得给你们一条生路吧。”我说。
  
  “你就这么绝情吗?”他摔门而去,谈判不欢而散。
  
  心意已决
  
  郭帅失踪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他搬的救兵来了。
  
  救兵是他妹妹,“嫂子,你和我哥风风雨雨这些年挺不容易的,哪能说离就离呢。”“谁的婚姻没有瑕疵,有问题解决问题,不一定非要离婚呀。”“我哥那是中年危机,他对那个女孩怎么可能跟对你的感情一样呢。”“果果现在嘴上同意你们离婚,可是以后�y保不后悔,哪个孩子愿意自己的家庭不完整。”小姑子苦口婆心。
  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好>   我早就预想到离婚会有人劝阻,所以并不慌乱,“他要是珍惜风风雨雨这些年不容易,还会出轨吗?中年危机就要出轨吗?我也有中年危机,我怎么就没出轨?你想想,你哥在我生病的时候出轨,这样的人,我还能继续跟他过下去吗?”说的时候,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发抖,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最后回绝道,“果果那边,我自然会做工作,把伤害尽量降低。”
  
  小姑子终于哑口无言,讪讪地离开了。
  
  我知道离婚之后,郭帅的生活不会太平顺。一旦他的公司陷入窘境,那女孩儿未必能像我当年那样,跟他同甘共苦,挣房子挣车挣生活。婚外情那点刺激和甜蜜,很快就会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地鸡毛。不过这些,都是他该受到的惩罚。
  
  我给郭帅发了条微信,“不用找人劝我,没有用。明早我再见不到你,就去法院起诉。”
  
  没有想到的是,郭帅完全同意了我拟的离婚协议条款,没有做任何争取。也许是因为他理亏,知道争也没用,也许是因为他看到,我真的心意已决,所以决定好聚好散。
  
  走出民政局的时候,我发现外面下了很大的雨。
  
  我忘了带伞,车子已经给了郭帅,我得冒雨去打车。我站在一个廊檐下,想等雨小一点再去打车。郭帅一个人冒雨跑开,他的背影,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我忽然想起,领结婚证的那天也下雨,那天我们也没有带伞,而且那会儿我们还没有车子。
  
  那天我们并没有在廊檐下躲雨,我们急着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庆祝。
  
  那天他拉着我在雨中奔跑,我们心中那么欢畅。雨太大了,他怕我淋坏,脱下上衣遮在我的头上。我们一边跑,一边笑。
  
  那会儿真年轻呀,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呢,对,我想,我愿意这样跟着他往前跑,一生一世。那时候,我想的,是一生一世。
  
  我一个人站在廊檐下,泪如雨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