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大均 > 正文

最宠的师弟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声韵凄惋网

  苏禾,已经中二晚期,无可救药了。嗯?总之呢,是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天气里我遇见一位小心姑娘。小心姑娘名为苏禾,人很可爱,然后衣品也很好,更重要的是声音特别好听,然后我就出一种特别渴望的冲动就和她做了朋友。然后之后就发生了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事。一开始苏禾还是蛮正常的,但是偶然的机会,我就被苏禾那个外表温柔,内心暴力的家伙带进了一个圈子,认识了很多人,知道不少江湖事,也知道了苏禾喜欢的那个人的一些事情,听说苏禾喜欢的人叫沈渊,当然是圈名,苏禾怂到令人发指,所以喜欢了七个月又12天的人连对方名字都不清楚。每每我借此挤兑她的时候,那丫头直接泼妇上身,女王音秒变喷火龙。之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听他再提沈渊的事,我也清闲了起来毕竟情感顾问什么的,我也不是专业的,慢慢地开始用心经营声音方面的事,和小耳朵们相处的不错。偶然一次机会,认识了一位美女师傅人美声音仙,然后虽然是个行走的逗逼,师门上下也是宠着,念着。之后我入师门,挂个师姐之名,倒也闲得自在。毕竟入门早,每每师弟师妹进门,先不论年母猪疯的中医疗法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师姐,自是不必多说。大概是觉得新鲜劲儿过了没意思了。便扛起祖国码字重任,码了一段时间,灵感罕缺,便回到圈里。记得那时刚进一个师弟,不,准确说进了一个团宠小师弟,小师弟的声音是属于很矝贵的那种公子音,他说话的那一瞬间只觉得陌上公子缓缓,数不清的古风离愁便蕴在这轻轻一叹中。于是乎,整个师门炸了,上到师兄师姐,下到师弟师妹皆是活跃得不得了,完全不似我刚进门时的一派死尸之气,记得我刚刚回到师门时还处于潜水状态,整日里闲的翻看信息,乍的听到了小师弟的声音,觉得真好听,兴奋了老一阵子,然后就从四师姐那里敲来信息,师门新进一个声音好听的师弟。兴奋过后又觉得人家声音好听是人家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吗?然后啃苹果睡觉。第二天一早,因为入了师门之后我都喜欢往师门那里发一句早安,可能是因为是新进小师弟之后,大家都活跃了吧,我这语音刚发一句“早安”!师姐们便纷纷复活,各种“小师妹也早啊。”嬉闹一番后,我便去吃早饭了。之后就开始了毁容一天-刷信息。师门群里小师弟也回来了,“刚刚的声音是谁?究竟是哪个师姐”我这正好奇呢,刚回到师门,师弟是对师姐不满吗南昌癫痫病权威医院?我为了气势上去还特意端了个腔,“师弟,有什么事?”过了两分钟吧,在我提心吊胆的两分钟之后,师弟发了一个羞涩表情。然后我能说什么呢?整个师门又一次炸了,一个两个的充当狗仔挖信息。可真是冤枉我了,我真不认识小师弟。吓得我赶紧退了师门,安抚一下心情,之后很久,据师姐透露说,后来我走之后,师弟小声说了一句,师姐声音真好听,我一听到便特别喜欢。我不禁两腮泛红,声音好听?倒也一般而已,值不了那么夸,欢喜?因何欢喜,我不得而知,终是没胆子去问。偶然一天,苏禾听到了,我给她发的团宠小师弟的音频,那个梨花带雨,我心想也没好听到这个地步啊。她哭了一个多小时,才断断续续的说明小师弟就是沈渊。这么狗血的情节,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世界真小,小到吓人。我不禁愕然,刚想开口问,万一认错了呢?可我却开不了口,人家喜欢了那么久的人,有可能认错吗没可能的。心里有一点点闷得慌,我想后悔应该有一点的吧。可喜欢这种东西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啊,我不是苏禾,甚至可能也算不上一份真正的喜欢。可也也是我曾为之面红少年啊,终究那层浅浅的喜欢也落在了过去的老旧墙角里。故事的最后他仍然是团宠小师弟癫痫病的最主要的治疗常见办法,苏禾,也用办法进了师门,然后日常搭讪小师弟。小师弟倒也不知真傻假傻总是不理不睬的。然后时常问四师姐我去哪里了?我不禁扼着心口,打出一行字:我在,一直在,你知道吗?可我又因莫名的倔强,把字一个一个删掉。用不了多久,也许是一个星期,半个月,苏禾就会成为小师弟,不,沈渊,珍之护之的人,而我,既不想争也懒得抢,反正我在意的从头到尾都只是小师弟,不是沈渊,更不是什么团宠小公子。早在苏禾进了师门之后,小师弟便悄悄向我私信发了一句,小师姐,新来的声音我怎么觉得有点像你啊?我眼眶微酸,打出二字:是吗?我知道她像我,因为她知道你喜欢的声音就是轻柔的声音啊,而她甚至不惜每日伪音,把自己的棱角藏好,都只是为了你呀。可我只能微笑,然后看着你发来的信息一日比一日少,我终究是应该有些许欣慰的。想来苏禾与你相处的很好,而我甚至不要求你记得。我记得有一次没忍住登号去看你,然后你发了一句:师姐,是不是迷路了?回不来了?甚至忘了?我多想发一句:不是的,我最喜欢小师弟了!可终究不能,因为苏禾是一个很可爱的姑娘,她会把你喜欢的很好。而我离开了这个故事…后来我开了一个新号,在练铁岭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音的时候一个没西皮的大佬,忽然关注了我,名字叫沈渊寻鱼,而我的号名唤临鱼。我不知道是怎样的运气又遇见了你,我只记得你只发了一句:小师姐,我来接你了。依旧矜贵的声音从耳朵传进心脏,在心口压出一阵的酥麻。我不禁有点生气,你这家伙怎么把我认出的这么慢,你总这样当初我试图和苏禾互换的时候,你便这样。后来她把沈渊的事,完数告诉了我,听得我又一阵揪心,忍着把手机那头的她摁着狂打一通的冲动,“那就好”,稍微平复心情发了一句。不懂世间为什么有那么多像她的姑娘,她们敏感,善解人意,但在你没表明心意前,绝对不会主动靠近你半步。我曾有好长一段时间困惑,这样的她们怎么会有人敢去拥抱?可是她的故事甜酸掺半。听得我这个老阿姨一阵欣慰,便好像又回到了十几岁穿着白衬衫,疯得不成样子的美好岁月里。其实,是我迷障了,世间万物,自有缘法,而喜欢这件事,不过是一个笨蛋在红尘中找到另一个懂自己的傻瓜咯。两只都二二的蛋相恋在一起,真好!而她和沈渊的故事,不过是一个喜欢,一个眼中恰有你。祝愿天下所有像她一样的姑娘,你的忽冷忽热有人懂,你的小心翼翼总有人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