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善卷曰 > 正文

蒲公英的泪

时间:2020-09-16来源:声韵凄惋网

  在一个遥远的村落,有一片的花海,每年的四五月份是她盛开的季节。

  花朵熙熙攘攘,满地金黄,放眼望去,似一条铺向天边的地毯,若是平躺在上面,有一种飞羽成仙的感觉。村里有一个素衣女子,叫明珠,她多愁善感,不喜多言,每当她不开心的时候,她就会跑去那片花海,在那上面睡觉,做梦,忘记中的那些烦恼忧愁。

  花海成了她精神上的依赖,她喜欢在那片花海上睡觉,梦里的世界无忧无虑,一日在梦里她看到了一精灵小仙,长着一对翅膀,乖巧憨厚的模样让心生怜爱,她对那精灵述说身边的烦恼,比如她家的小花猫突然走了,丢下了她独自,她想她嫁去外地,但她却不想离开生养她的地方,还有她的家境并不富裕,整天为家事吵闹,这些都令她烦恼不已。精灵模样的小仙侧耳倾听着却不言不语,只是安心的听着她的诉说。

  就这样,连续十几年了,花海比以往更繁花似锦,明珠已然长成了标致的少女。一日她像往日一样去那片花海,继续着平常的事,先呼吸一片新鲜的空气,然后便躺在花海之中睡觉,跟精灵聊烦恼,但这次出乎意料,她在梦中没见着精灵,醒来她有点失落,多愁善感的她又难过着,很孤独很无助的感觉,让她想哭。无意间她看到有一陌生男子就在她的前方,透过背影,可以猜出是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她很好奇,这么多年了,很少有除了她以外的人像她一样会来这里,她很好奇,待走近看,那眉目,那股秀气逼人的模样,似乎让她觉得哪里见过,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了,继续伤心着。突然男子开口朝她打着招呼,她觉得有点羞涩,害臊的红着脸微微一笑,但那笑却是忧愁的,她没吱声。

  一日复一日,男子竟也每天待在那个地方,似乎是等着她的到来,而她却没想那么多,没有了精灵的陪伴,那么多的忧愁无处倾诉,她多愁善感的心,只是一日比一日憔悴,而她再也没有对男子笑过。因为她一直在想着精灵哪里去了,怎么就丢下了她一人独自伤心难过。

  男子每次都主动跟她聊天,男子问道:"你每天去花海干嘛",而珠儿她只是淡淡的答道:"做梦",男子又追问道:"在花海做梦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吗?"珠儿烦了,"你话真多"珠儿气愤的说道,男子见珠儿难过气愤的样子,心里在暗自窃喜,男子随后又聊着与她有关的事情,这可让珠儿她纳闷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位陌生的男子怎么了解她那么多,她开始好奇,开始对他有一探究竟的兴趣,她得知男子叫英蒲,谈话间,她莫名的感觉英蒲与精灵仙子的感觉很像,但她却又说不出什么原因来,她询问英蒲从哪里来,而他总是神秘的说他来自远方,由于她跟英蒲很聊得来,于是她也就渐渐忘掉了精灵仙子的事。

  每天珠儿都跟英蒲聊着,竟也忘了父母要逼她成亲的事儿,农历五月二十是她的生日,也是她二十二岁的生日,而那天她也将按照父母的意思,跟另外一个遥远的村落,她见都没见过一面的陌生男子结婚,眼看着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她却不急不躁,只是比以往更喜欢往那片花海跑了,她喜欢跟花海中的那个英蒲聊天,她向英蒲倾诉着她最近的烦恼,她说她不愿意咸阳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嫁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她喜欢自由,喜欢听从自己内心感觉,可她却又不想让父母伤心。英蒲只是默默的听着,但却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从此以后,他们俩每天都会在那片花海见面,聊着彼此的烦恼与梦想,而日子却渐渐近了,金黄的花海也慢慢凋谢、褪去,长成了一片片灰白色的小球,有风吹过的时候,开好的小球像一把伞飞向空中,然后四处飘散。

  五月二十,离她的生日,或许说是她的婚期还有一天,她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她总喜欢去那片花海,去看英蒲的神情(跟精灵仙子很像),去向英蒲倾诉,她已经对英蒲有了一种依恋,似乎成长成为了一种爱,但她却不知道。这日,她一改平日的青衣素面,稍微将自己打扮了一下,头上装饰了一个父母留给她的嫁妆,很精致很漂亮的发饰,图案是一个黄颜色的花朵,很像是花海里的花的模样,她纳闷父母怎么会有如此珍贵的东西,不过他们一直都不告诉她。她来到了花海,英蒲见着了她,觉得她在发饰的装扮下更显得楚楚动人,像一颗明珠。他每次见到她,内心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其实那是,但他却也不清楚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这次他们像往日一样聊着,她说她明天就要嫁人了,淡淡的感觉,并不是一笔带过,似乎透漏着些许悲伤,而英蒲只是许久都没说话,他的眼睛眺望着远方,流露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哀伤,珠儿她并不知道他的来历,而英蒲他能否帮助珠儿,或许是说帮他自己,将珠儿留下。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将在五月二十日的下午,一点十四分“灰飞烟灭”。他的眼神带着几抹凄凉,他听着珠儿的倾诉,无意间看到了珠儿眼角滑落的泪痕,晶莹剔透,他长这么大没见过眼泪,伸手去接,滴在他手心却是如此冰凉彻骨,他突然觉得眼前的珠儿是如此的脆弱,如果他都没有勇气站出来保护她,那他这一辈子或许生生世世,都会是他生命里深刻在他心中的一个遗憾。

  终于英蒲鼓足了勇气, 他觉得是时候让珠儿明白真相了,他从花海折下一把小伞,放在珠儿的手心,他说:“我就是那梦中的精灵,我在很早以前就就认识你了,我本一直沉睡着,只为修行,我一直只是个孤单者,但自从你闯入了我的世界,我的生活开始改变,我没有七情六欲,也没有悲欢离合,更没有眼泪,但你每日的倾诉,让我对这红尘世界有了认识有了了解,我也渐渐有了人的灵性,通晓世间的纷扰。于是那一日我悄悄以精灵的身份进入你的梦中,而你竟也不怕我,和我倾诉着烦恼。就这样过了十几年,你每日都会在花海中睡个觉忘却烦恼,突然有一天,我长出了跟世人一般的肉身,于是我决定在现实中去见你,去坐在你的身边亲自聆听你的哀伤,于是你见到我那日之后,就再也没在梦里寻着我了,因为我每天就在你身边,我就是这花海的精灵,你知道吗?”

  珠儿听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只是诧异的望着英蒲良久,待她慢慢捋清思路,她又哭了,这次是幸福的泪水,英蒲竟有点不知所措,笨笨的递过自己的手袖给她擦眼泪,都弄花了她的脸,他见了小花猫似的珠儿,噗嗤的一声忍不住笑了,笑的的是那么爽朗,那么纯真,很美好。而珠儿她也很开心,原来以为曾经失去的东西却一直都在身边,她怪英专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蒲不告诉她真相,害她一直为精灵忧郁难过那么久,弄的她一开始还对他不理不睬。英蒲笑着说:“我不是怕你接受不了吗?”此话说出来像是没什么意思,但听起来似乎是一语双关,是怕明珠接受不了事实,还是怕明珠接受不了他这个人,或许英蒲和珠儿心里都有数吧。

  一阵风吹过,满地的小伞随风起舞,多洁白的颜色,小伞飘散成碎花,星星点点,在她们头顶的空中飞舞,珠儿再也按捺不住情绪了,她随着花儿奔跑,那种自由自在是她长这么大的都没体会过的,此时英蒲看着珠儿率真的样子,他又笑了,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几乎都忘了明天等待他们俩的命运,此刻他也快忘了他原来的身份(精灵怎么会有感情呢),他也起身跟着珠儿奔跑着,无意间他拉起珠儿的手,珠儿由于开心并没有发觉到,她们就这样一起在一片片花海中奔跑,飞起的白色碎花漫天飞舞着,点缀了整个天空,点缀了她们幸福的世界。

  跑累了,她们俩都躺在花海上,应珠儿的要求,英蒲再次以精灵的身份进入她的梦乡。在梦中,珠儿依然聊着她的那些不开心,比如她昨晚看到了流星,那种流逝间湮灭的美丽,让她觉得,而英蒲依然不言不语,安静的听着,一切都像第一次一样,只是这两人的神情,却再也不那么陌生,彼此目光交集的刹那,满满的都是幸福。

  梦中醒来,英蒲听完珠儿最后的烦恼,他跟珠儿说:“明天下午一点十四分,我就要走了。这段时间,因为你我过得很快乐很满足,我从一个不懂人世间情爱为何物的精灵,成长成了一个有喜悦悲伤的人,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因为我放弃了修行的机会,明天我就要幻化成这小伞花,随风飞落去天涯,然后在另一个地方扎根,历经世世轮回,所以从此以后,我将只能以一朵花的姿态在世间摇曳。明天你出嫁时,我会去看你。”珠儿听罢,她似乎懂了很多,她现在只知道,她这次再失去了眼前的英蒲,那就是一辈子了。不知哪来的勇气,她抱着英蒲哭着说:“不会的,我不会嫁人,我也不许你悄悄的离开,你是这世上最懂我的人,你都为了我宁愿变成花历经轮回折磨,而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陪着你,你到哪里我也会去哪里。”“珠儿,你不要这样,我会一直都在,有风的日子,我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过来看你,你要好好的幸福着”英蒲说道。“不!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我不要,我也不会幸福,从这一刻起,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位置,此死不渝。”说这话时珠儿已经哭的成了泪人儿。英蒲心疼的看着眼前的珠儿,良久、他深情对珠儿说:“明天我在这里等着你,我会带你去个地方,从此以后我们形影不离。”珠儿含着泪花说:”真的吗?”“嗯,只是你要受苦了”英蒲说道,“我不怕,能和你在一起,什么我都不怕,”珠儿答到。英蒲突然觉得多愁善感的珠儿是多麽勇敢坚强,他觉得他此生更要努力让珠儿幸福。

  其实英蒲在珠儿带着头花发饰来的时候,他就明白,珠儿并非凡人,因为那个黄花发饰,非同寻常,他听他的祖母说过,他们的家族有个古老传说,就是很久以前有个女子修行成了长老,本可以与天齐寿,免招轮回,但她却私动了凡心,为了能与凡人在一起,她退尽全身所有的灵气,而那些灵气幻化成了一颗黄色花样的四川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珠子,而那女子带着珠子与凡人恩爱终老一生了。女子是达到了愿望,但也得到了惩罚,因违反戒律,却被花海家族最高长老施下了诅咒,凡是那女子的后代皆贫贱短命,而珠儿却是她的后代,她出身在五月二十日这特殊的日子,这是花海枯萎消失的日子,而她却是新生,因此珠儿的身上带着他们的灵气,所以英蒲能进入珠儿的梦,也就不足以为怪了。

  珠儿回家里后,为明天的私奔收拾着东西,但却被她的母亲发现了,她的母亲询问着她,尽管她竭力的隐瞒,但还是骗不过她的母亲,她的母亲还是要逼她明天去嫁给另一个男子,她又哭了,这次她哭的歇斯底里,哭的绝望,她母亲见她这般伤心,毕竟是心头肉,于心不忍,她母亲把她抱在怀里,随口问了句,心仪的对象是谁,总归是女儿幸福的终身大事,她很是关心,珠儿如实回答英蒲的情况,顿时她的母亲勃然大怒,“造孽呀!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你喜欢谁不行,怎么就偏偏喜欢他。”她母亲哭的不行了,她母亲的这番话,令她好生好奇,在关乎女儿生死的事情面前,她母亲不得不告诉她事实真相,原来她的祖先有一位花海的长老,她家族的世世代代,都相传那黄花珠发饰,长老叮嘱后人,若是男孩,没什么大事,若是女孩,成年后则要佩戴那家传发饰嫁给外村落的男子,才能解除魔咒,否则世世代代女孩都要历经磨难痛苦。珠儿的母亲因为任性没有嫁给外部村落,于是她这辈子的生活都是贫贱痛苦的,当然她母亲也明白自己逃不脱短命,至于珠儿她的生日特殊,她若嫁给花海的后代,她会在她二十二岁五月二十成年的这天,受尽折磨而死的。听完母亲讲的这些,珠儿楞楞的苦笑着,母亲央求着她明天出嫁,至少她可以解除魔咒还可以不用折磨而死。但珠儿只是冷冷的说了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而这些英蒲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会在花海那里等着珠儿,带珠儿去他的家乡。他的家乡对于凡人是不可进去的,非要经受八八六十四下长老教鞭的鞭笞,灵魂出窍才能脱离凡胎肉身进去,而他怎么能让心爱的珠儿承受这种痛苦,不过他早就想好了,他会附着在珠儿的身上,替珠儿分担大部分的痛苦。

  五月二十日如期来临,珠儿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着,脂粉眉黛的修饰,她嫣然是一清丽脱俗的佳人,母亲看着女儿这般懂事,母亲的心很是欣慰,(其实珠儿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花海之中有个德高望重的女子,那女子告诉她第二天要按时出嫁,途经花海时,她会让她跟英蒲见面。)而那外部村落的也算是一俊朗少年,珠儿透过窗户见到,心里并没有任何波澜情绪,时刻一到,她告别母亲父亲,就上了花轿。而花轿的必经之路就是那片花海,说来也奇怪,快到花海的时候,天刮起了一阵狂风,碎花漫天狂舞,像鹅毛大雪,顷刻间天空白茫茫的一片,视线范围都见不到人,这时珠儿突然从花轿跑下,这里的路线即使看不见她也再熟悉不过,她凭着直觉向跟英蒲约定的地方飞奔而去,英蒲确实在那里等着她,只是他的眼角竟有一抹泪痕,原来他远远的就望见了花轿,他的心瞬间悲痛欲绝,那种痛苦是前所未有的,他竟留下了生平的第一滴泪。此时珠儿站在他的眼前,他抱着珠儿,对珠儿说:“走吧!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不!我累了小儿抽搐症能治疗好吗,等下吧!我们坐下聊会儿吧!”而外面花轿的那些人在风停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到珠儿了,他们都以为是狂风跟花海带走了珠儿。

  珠儿依靠在英蒲的怀里,她脸色苍白,她只觉得渐渐没力气说话,她知道她已经时间不多了,她的体内有种剧痛在侵蚀,似刀在割肉,似某种力量在吸噬血液,她的眼神也开始模糊不清,她坚强的忍着剧痛,她伪装的很好,她用手仔细摸着英蒲的脸,她想在死前记住英蒲的模样,英蒲意识到了珠儿的羸弱,他问到:“珠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没有。。。。。。我刚跑的有点过了,很累。。。。。。再休息下就好。。。。。。”珠儿答到。其实珠儿是想与英蒲多待些时间,眼看着一点十四分就要到了,英蒲背起珠儿朝花海深处走去,只见在花海的尽头开了一扇门,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英蒲打算带着珠儿去他的家乡,他期待着珠儿能脱离人身,那样他们还有机会以精灵的身份,在他的家乡生生世世的在一起。即使他马上就要灰飞烟灭,英蒲一边走着一边跟珠儿说话,快走到那金色大门的时候,突然珠儿的手无力的从他肩膀滑落,英蒲顿时似乎明白了一切,他放下珠儿,悲痛欲绝的他跪倒在珠儿的身旁,他向长空哭喊,呼唤着珠儿的名字,只见他双眼流着泪,但不是人世间的晶莹泪花,而是血红色的,血泪滴落在花海的小伞花上,将其染成了深红色。一点十四分还是无情的到了,他们终究摆不脱命运,英蒲俯下身子深情的吻了珠儿,随后整个人就消散在花海之中。

  说来也奇怪,死去的珠儿居然又做了个梦,梦里依然是她跟英蒲第一次梦里遇见的场景,梦里好生亲切,只见她跟英蒲聊着聊着,就慢慢的变成了跟英蒲一般的精灵模样,从此之后他们就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着。。。。。。刚梦到这,只见珠儿的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一分钟后就什么都不见了,或许那不是梦,是珠儿真的跟英蒲在另一个国度在一起了。

  随着珠儿的死去,那个诅咒从此就莫名其妙的解除了,而珠儿嫁人前夕,梦见的那个德高望重的女人又是谁呢?或许是花海的长老,是她们感动于珠儿跟英蒲的坚贞、至死不渝的爱情,才帮助珠儿跟英蒲见面,并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的在一起。在他们死后,珠儿跟英蒲的爱情成了古老的传说,而后人为了纪念他们的爱情,就把那黄色小花取名“蒲公英”。那片花海依然在每年的四五月份盛开,白的似雪、红的胜火。而那一片片红色的蒲公英,传说是曾经英蒲的血泪溅到的地方盛开的。有了传说,花海再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清,每年到盛开的季节,总会有许多情侣相约去那里看盛开的蒲公英,每当有风吹过的时候,漫天飞舞的全是小伞花,红色,白色,夹杂在一起,很是浪漫,或许这其中就有珠儿跟英蒲呢。

  蒲公英的约定,生死之约,无殇之泪。

  词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分隔线----------------------------